白一骢:一杯敬IP

发布时间:2018-01-15

1月13日,由中国传媒大学、中国广告协会、中国版权保护中心联合主办,中国传媒大学IP跨界传播研究中心、中国广告协会软IP分会承办的首届中国软IP大会在中国传媒大学成功召开。作为在影视剧成绩斐然,曾打造过《盗墓笔记》、《老九门》、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等大热剧的IP大佬,灵河文化/视骊影视创始人兼CEO白一骢在大会的主旨演讲中用轻松的话语向我们抖了不少干货出来。

一个令人沉思的自问自答

 

在发言中,白一骢向所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:IP到底是什么?我们究竟是去做IP,还是尽量把内容做成IP化?

 

 

白一骢解释说:“如果作为从业者认为IP很重要,在这样一个情况下,我们拿一些提案和一些平台做一些发行上的沟通,久而久之会让我们产生一种感觉,好像原创不如IP,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 

在白一骢看来,做IP和做IP化其实是两种不同的事情。做IP,很多是在做融资,并不是真正想要把IP做好,“前两年我们也做了一些资本上的合作,后来发现奇怪的是,公司没有IP储备。其实我们公司从来没买过IP,我们只干一件事,就是和IP方合作,因为任何人有了IP之后,都需要把它开发出来,谁去开发呢?答案就是我们开发。这是我们给自己的定位,我们是做IP化的事情,我们就是内容的生产者。”

 

白一骢认为,在做IP化的过程中,重要的不是IP本身,而是IP的内容能否被IP化,“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、《沙海》本身就是一个大IP,然而很多IP在未被播出之前并不算出名,那它们又是如何做火的?实际上最终是因为内容本身能够带动很多电视剧的播放。”

 

众所周知,《花千骨》原本并没有太高的指数,只是因为影视化做得好,通过影视的加持,变成了超级IP

 

所以白一骢坚信,从业者应该尽量去把IP做IP化,并非仅仅是制作IP就完事了,找人去拍,然后卖掉。

 

专注做好一件事情:IP化

 

“我作为这个行业的制作者来讲,只会一件事,就是做内容,别的不会。”白一骢说,“我们做IP、做剧经常会遇到别人会给你讲很多美妙的故事,说IP可以做多大,但是听起来非常诱人,然而对于我来讲真的不会。我们想的是摒弃众多外部的干扰,只做好一件事,就是尽量把内容的IP化做好。至于其他很多的事,那其实不是内容制作者应该做的事,谁擅长谁去做。”

 

 

影游联动、文旅地产、周边衍生品等热门话题,白一骢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:“影游联动,去年《老九门》我们也做了影游联动。《老九门》在播放量上是很高的,话题度也很高,但是游戏流水情况看并不是很好,为什么不好呢?游戏不好玩,我不否认游戏对于IP和影视会产生巨大价值的关系,但是作为一个不懂游戏的制作者,我只是作为一个制作人,我尽量会放弃掉这个部分,就是专注做好内容。”

 

“同样,现在经常碰到一个词,就是文旅地产,拿一块地。我也不懂,我去做房地产,谁来做影视?”

 

“还有周边衍生品,做《老九门》的时候我们也尝试做周边,非常遗憾,周边还没有出来,淘宝就已经铺天盖地了。而且他们质量还比我们好,那我们还怎么做。没办法,还是老老实实做内容吧。”

 

“IP化的研发和创造内容,是从业者真正应该做的事。我们不要老想着IP周边的东西,那些东西交给专业的人去做,交给真正厉害的商人去做就好了,我们踏踏实实地把IP化建设做好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

内容IP化,从三部分入手

 

白一骢从IP化从内容角度向我们做了详细的介绍,“内容IP化有三块,IP分裂、IP融合、IP再生。核心就是做有内容的IP。”

 

IP分裂,《暗黑者》当时是一部不太红的小说, 2014年开始第一部,2015年第二部,做第二部的时候白一骢就开始尝试做IP分裂,“想做六部然后卖掉,让大家付费观看。当时并没有网霸这个概念,所以就免费播了。还有番外。我们还有一个令大家现在比较诟病的就是中插广告。IP分裂这块,最早是从《暗黑者》开始。”

 

IP融合,国内虽然并没有太突出的案例,但是美国的《复仇者联盟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“这个事情我们一直在做,只是这需要足够的时间,先去把同规格的IP做起来之后,再去做融合,融合过程当中需要再次分裂,这样IP使用率就会很高。”

 

IP再生,《老九门》就是IP再生的典型案例,“《老九门》播出之前谁知道有这本书,其实到现在也没有这本书,这本书压根儿就没写。而《老九门》中大部分的规模和设定都是非常小的千字文构成的,把这些东西重新组合起来就形成了IP再生。”

 

不忘初心,讲好一个故事

 

在白一骢看来,把一个有内容的IP去反复用,反复做,这个事已经够做很久很久了,“我是一个影视制作人,从制作角度来说,能把这三个事做好,就已经累得半死了,我根本没有精力做那些我不懂的事情了。所以每一个从业者少讲一些故事,真正把一个故事深耕下来做透,这是对于我们IP从业者来说,是应该有的态度。”

 

在发言的内容中,白一骢也点明了现在的问题:“现在IP价格在暴涨,演员价格在暴涨,但是总有人在买单。制作价格也在涨,灯光、录音、制作等等也在涨,涨幅价格不高,但没人买单。这个行业里不缺IP,演员也有,但制作环节最重要,然而最重要的往往是最廉价的,最后就会导致我们创作端和制作端大量的逃亡,原本一些做制作的人都尽快的转型做商人了,卖IP去了。

 

 

最后,白一骢用不忘初心做了总结,“我希望能够让IP回归内容本质,注重内容,不急于变现IP,尽可能长久地维护和继续生长IP。我们确实在这个行业里需要工匠精神,但是需要给工匠精神以耐心。不忘初心,希望我们能够回归到对行业本身的热爱,能够让这个行业更加美好。”